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1章 回乡祭祖(35)

尹羲觉得尹玲嫁给了王果之后,神采与做梁家儿媳时不同。

王果的原生家庭条件虽然比尹家要好一些,但他也属于普通人家出身,有过自己奋斗得到现在的一切的经历,所以可以理解尹玲的痛苦奋斗史。

翌日,四人坐飞机抵达徽省省会,然后租了一辆商务车前往凤阳县。尹羲是个孤女,但是他们在老家倒也有隔了两代的族中叔伯亲戚。在现代社会,这种族中叔伯是没有抚养义务的,当年就落在了尹玲身上。

尹玲早几天就联系过族里管着祠堂的四叔要回来祭祖扫墓。四叔得到这个消息早和亲近的族人打过招呼,要热热闹闹邀请她们回乡祭祖。

尹羲父母的房子还没有卖,但是临时也没法住,他们就下榻在县城的一家酒店。

抵达酒店时,就见酒店门口围着一群人,拉着横幅敲锣打鼓、兴高采烈。尹羲作为尹家最有出息、最有名的人,尹玲现在也是名作家、名编剧了。

她们,特别是尹羲,早就是族中的骄傲,她自从离家就没有返回过家乡,这时得到她们要返乡祭祖,族中的叔伯家族自然要凑热闹。

梁雨航看了看车窗外的人群和横幅,惊道:“什么情况?!”

尹玲叹道:“我只打电话请四叔帮忙,不然怎么准备祭祖呢。我真没有想到……”

梁雨航指了指窗外:“天哪,他们都拿着手机拍呢,那是不是还有记者?”

人群中还有扛着摄像头的,梁雨航真没有体验过这种被明晃晃的围观的阵仗。

王果微微一笑:“都说衣锦还乡,那就和族人好好招呼吧。”

王果率先下了车,然后扶着尹玲下车,坐在最后座的尹羲拿起黑色的爱马仕小背包,捋了捋在车上睡乱的头发,跟着下了车。

只觉四周的乡亲们热情似火喊着尹羲的名字,一个个拿着手机对着她拍。

尹羲微笑的冲他们挥了挥手,他们更加热烈。忽然听人叫着请大家小心一点,让开一些,要放鞭炮了。

人们让出甬道,尹羲等人走到酒店台阶上。

鞭炮声音太响,王果怕影响尹玲肚子里的孩子,就让大家先进酒店大厅去。

大家这才和尹氏四叔、四婶还有其他过来接他们的族人招呼,尹羲也并不认识几个。原主的记忆中没有这一茬,所以不太认识。

原主和原来的尹玲被梁家打压得那么惨,就算上过名校,日子不如意、梁家又不同意梁纪辰花这个时间陪着尹玲来做这事,所以就不会回来。

尹玲的叔祖、叔叔、伯伯及配偶。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及配偶,还有一些小辈孩子。

除此之外,还有尹羲的堂舅家、尹玲的母亲的表哥家的人也闻风而来了,竟有上百人在这里看她们。

跟大家寒暄之后,王果才出面感谢大家的厚爱,表示尹玲带着身子,一路劳累,想要去安顿休息。

……

天才少女尹羲和著名作家尹玲回乡探亲祭祖的八卦消息第二天就在网络热传。

萧然工作之闲暇看到消息也恨不得飞过去,可是他现在连男朋友的名份都没有达到,有什么资格陪她回乡祭祖?

陆原川一直努力追赶她的脚步,除了他把自己弄得很累之外,他和她的距离并没有缩小。他看到她的任何新闻,总会感到失落和无奈。

退休的梁太太也看到了新闻,到了晚上就鞭笞回来吃饭的梁纪辰。说尹玲都带着新丈夫回乡祭祖炫耀了,他还不早点再婚。

梁纪辰也已经有女朋友了,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是好美色的时候,离婚这么久、前妻嫁人了,他不可能再守身如玉。

就算为了报复性心理,他也不可能为了无情另嫁他人的尹玲再单下去,所以遇上一个长得漂亮、看着温柔的女孩就主动追了。

梁纪辰再懦弱,好歹长得不错,家世又好,是公务员,在婚恋市场属于优质男,那个女的没有吊多久就和他在一起了。

他们在一起后,梁纪辰也就不会常常打电话给团子,他有了新的生活。

结婚的事总要家里操办,梁纪辰就要征求家里的意见,所以就问梁太太是不是想他和现在的女友结婚。

“对方家里是干什么的?”这仍然是梁太太最看重的事。

梁纪辰斟酌了一下,说:“她……她是一个小学老师……她父母是中学老师。”

“在哪所学校当老师?”

“她是在本地当老师,她们父母……就在绍兴……”

“又是乡下?你怎么就这么爱找乡下女人?”

“绍兴也没有那么差吧?”

梁太太却说:“我之前让人给你介绍的王小姐和刘小姐,你怎么就都不喜欢呢?”

“她们长得太难看了,脾气又不好,谁受得了?”

梁纪辰自己尚是要女人包容呵护的妈宝男,遇上那种脾气大的,他就没有办法相处。就如尹玲开始有自己的主见,想要不围着他转发展自己的事业,他们之间就开始争吵。

梁太太心想比当初的尹玲总要好一点,现在再反对,儿子年纪更大了,介绍过家世好的,他又合不来,实在没有办法。

“你看最近什么时间方便,带来我看看。”

……

尹家的祠堂也不在县城里,而是在乡下镇上,在四叔家附近。

尹玲和尹羲拿了一些钱委托四叔帮忙置办祭祖所需的东西,如三牲、草纸、香烛等等,还要付工钱给帮忙的人。

有钱能使鬼推磨,其实她们就算不给充足的经费,尹家族人仍然要欢迎他们去祠堂的。人一旦出了名,家族中人都会争着认亲。

尹家祠堂门前打扫得干干净争,大门敞开。尹羲等四人已经到了祠堂外,还没有进门。

尹玲和尹羲都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尹玲盘着头发,尹羲则扎了一个马尾。

梁雨航和王果则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的长裤,也显得比较正式。

祠堂附近围满了人,镇上的居民多拿着手机拍他们。等到四叔表进祭祀开始,尹玲和尹羲两个尹家的女儿就带头进门去了,王果和梁雨航跟在后面。

四叔的儿子和侄子们帮着送上三牲,然后上香、念诵尹羲写的祭文,行了叩首大礼。

最后烧了祭文和草纸,祭祖仪式就正式完成了。

中午吃过饭后,再去给尹羲的祖父母和父母扫墓,他们的墓都在县公墓区域,相隔不远。

忙了一整天,傍晚回到下榻的酒店,却有县府的张秘书等在这里。

张秘书笑容满面地和他们招呼,他是代表书记来的,想邀请他们明天吃中饭。他们本来明天上午都要返回了,但是张秘书把话说得好听,让人难以拒绝,毕竟他们不想得罪人。

本来尹羲的年纪应该住一个人的单间才好,但是12岁的团渣在寂生的地方怕孤单。

反正是亲的表姐弟,从小也不是没有一起住过,尹羲和团渣同住一间豪华标间,注意不要光着身子晃荡就好。

一回房间团渣就觉得已经累瘫了,直接趴床上休息一会儿。

“明天还要吃饭呢,这个‘富贵还乡’也不见得是美差。是不是还要花钱,谁有钱买这虚热闹?”

“也别这么说,几年才回来一次。只不过是在祠堂所在的乡镇修条路而已,在原路基上修路,不用征地,花不了多少钱的。”

“外公外婆那一代就在县里居住了,你和妈妈的老家在县城,那祠堂所在的镇上的路怎么就轮到你们修了?散财童子呀?明天要和书记吃饭,是不是又要你撒钱?”

尹羲瞄了小气财迷的团渣一眼:“花点钱修路搭桥没有什么,但是救急不救穷,我们不是什么钱都给的。”

他们洗了一把脸,才去餐厅吃晚饭,之后洗澡歇下不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