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第99章;啊,;晓东笑……

晓东早上去他俩那屋看的时候,俩都睡得挺香。迟骋背对着,陶淮南攥着他一块衣边。陶晓东笑笑,转身又出去了。

汤索言得起来上班,俩哥放轻动作收拾,陶晓东小声问:“今天周几啊?他有课没?”

“周二,”汤索言说,“上午第二节吧。”

“那不着急,等会儿我回来再叫他就行,”陶晓东随手扯了件衣服换上,“我去给他俩整点好吃的。”

“什么好吃的,”汤索言洗完脸手上沾着水,手指在陶晓东脖子后面点了点,笑着问他,“你们哥仨背着我吃好吃的?”

陶晓东抓住他的手,刮刮手腕,又在手腕处亲了一口,小声说:“不背着你,林哥一直让我去尝尝,我先尝,好吃的话下次咱俩去,背着他俩。”

汤索言这两天手腕确实不舒服,酸,旧伤后遗症没办法。他没说也没表现出来,可晓东还是知道。

“晚上回来我给你弄弄,白天有手术吗?”

“四台手术,”汤索言在他下巴上咬了口,“不疼。”

陶晓东拿出剃须刀,一只手刮着胡子另只手在汤索言腰上拍拍,俩人天天腻歪不够,看着对方的眼神里总是带着满满情意。

比起俩大的,那俩小的就难受多了。

陶淮南睡醒了先往旁边『摸』,『摸』着了安心地把手收回来,又闭上眼睛。迟骋让他给『摸』醒了,回头看了一眼。

陶淮南假装自己没醒,胳膊圈过去搂住迟骋。

迟骋声音里带着刚睡醒的哑:“别装。”

陶淮南已经很久很久没睡过这么完整的一觉了,睡得很熟,现在只觉得浑身都软塌塌的。

“小哥早上好,”陶淮南被戳穿了也不装了,把胳膊收了回来,刚睡醒笑得有点乖,“你睡得好么?”

迟骋坐了起来,下床穿了鞋去洗手间了。

陶淮南枕了会儿迟骋的枕头,又眯了几分钟才舍得下来。

晓东拎着吃的回来,一开门迟骋正站在陶淮南身前,俯着身,两人脸对着脸。这离得着实有点近,晓东往那一愣,『摸』不清状况,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应该招呼一声接着换鞋还是转身先出去。

迟骋听见他开门,站直了退了两步,说:“他说眼睛疼。”

“啊,”晓东笑了下说,“不用解释。”

陶淮南坐在沙发上仰着脸问迟骋:“红了么?”

迟骋淡淡道:“没有。”

“装的吧,”晓东换完鞋进来,捏着陶淮南下巴把他脸端起来看看,“我看你就是装的。”

陶淮南哭笑不得:“我就得那样?”

“你小时候就那样,”陶晓东捏捏他的脸,“别撒娇了,过来吃饭。”

陶淮南应了一声,过去帮着拿碗筷。

眼睛疼这事儿晓东还真冤枉人了,早上一起来陶淮南左边眼睛就不舒服,真不是装的。刚才哥没回来之前陶淮南时不时抬起手『揉』『揉』,迟骋刚开始没管他,后来说:“总『揉』眼睛干什么。”

陶淮南说:“有点儿疼。”

迟骋看了他几秒,过来俯下身细看他眼睛。两人离得确实很近,呼吸时彼此的气息能扑到对方脸上去。陶淮南下意识把眼睛垂了下去,迟骋问他:“我看你睫『毛』啊?”

陶淮南这才“啊”了声,赶紧把眼睛又抬了起来。

迟骋拨开他上下眼睑都看了看,没看出什么来。这时候晓东回来了,正撞上这一幕。赶得早不如赶得巧,晓东打从进来那眼神就来回在小哥俩身上转,看来看去的。

陶淮南吃完饭自己穿了外套背了书包要去上课了,迟骋看了眼晓东,晓东说:“他自己去就行。”

“我上完课就回来。”陶淮南拿好盲杖,说了声“拜拜”,开门走了。

门轻轻地合上,晓东问:“他真长大了,是吧?”

迟骋看着手机,说“嗯”。

“什么感想啊,小哥?”陶晓东侧过脸来看着迟骋,笑问,“被你一点一点拉扯大的小萝卜头。”

迟骋放下手机,先没说话,过会儿才说:“变了不少。”

“那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晓东问。

迟骋想了想,说:“好了吧。”

晓东什么不明白,摇摇头,手伸过去搭着小弟肩膀,和他说:“好了坏了都觉得不习惯,是不?总归是和你熟悉的那个小孩子不一样了。”

迟骋没说话,晓东又说:“这就是时间。五年没见了,你还是你他还是他,但也都不是五年前那样了。哥也一样,所有人都一样,时间过去了就没了,找不回来。”

有陶晓东和汤哥在,家里几口人全全乎乎的都在这儿,气氛一直没冷下来。

陶淮南眼睛有点发炎了,汤索言给他滴了眼『药』水,陶淮南仰着头半天,可一坐直了还是掉了滴水珠下来,滑在脸上看着像一滴眼泪。

他手机一直在响,微信上江极不停给他发着消息。陶淮南滴完眼『药』水『摸』过手机打开,他没什么背人的,直接听了。

“歌你听了没?”

“这几天没点动静呢?群里叫你也不吱声!”

“明天你去不去?喂!”

“喂喂!”

“陶淮南!”

陶淮南把脸上那滴水珠给抹了,回了条语音:“我没看到消息,我不去,我小哥回来了。”

刚才江极那一嗓子“陶淮南”喊得有点暴躁了,陶晓东往这边看了一眼,问:“这是哪个朋友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