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十年代知青(09)

卧铺票大姐,中午下班回到家,特意在网兜外罩了一个布袋。

回到家里,有点小嘚瑟。

她有三个孩子,大的也才九岁,小的才三岁。

两儿一女,为此公婆对她可是很满意的。

进门就看到公婆,丈夫都已经在家里,婆婆早已退休,在家里帮忙带孩子。

三个孩子,老大老二在做作业。

最小的闺女撅着小嘴正在跟爷爷撒娇,不知道说什么,祖孙俩正乐呵着。

至于她进家门,两个大的喊了一声“妈妈”,低着头继续做作业。小闺女掉头过来喊了一声,继续与爷爷玩闹。

她也没有回房,直接坐在单人沙发上,打开布袋,从中掏出来网兜。

红彤彤的大苹果放在茶几上,小闺女眼睛发光,吧嗒吧嗒的奔过来,“妈妈,妈妈……”

娇娇的小闺女,是个可爱的小机灵鬼,马上换上了讨好的笑容抱着她的大腿,娇声娇气的叫唤道,乌溜溜的大眼睛滴溜溜的望着茶几上红彤彤的苹果转动。

做作业的老大老二也转过头来,口水都快滴落下来。

卧铺票大姐的丈夫也抬起埋在报纸中的头问道,“哪儿来的?”

这可比他见过的所有水果都水灵。

“小姐妹送的,还有一袋子南方来的橘子与橙子。都挺水灵的,我的小姐妹说了,味道好清甜爽口多汁。”

卧铺票大姐笑容中带有一丝小得意。

什么小姐妹,那位小姑娘也勉强算是。

“你那小姐妹还蛮有本事的,咱这里也有南方运来的橘子橙子。可没有一个有你带回来的这么水灵,闻闻,这味道香气浓郁……”卧铺票大姐的丈夫,在一边一个人叨叨叨。

看来对大姐带回来的水果还是很满意滴。

两兜水果,家里孩子能吃段日子。

“那是,小姐妹之前从她兜里掏出来两个橘子分了我一个,味道好好吃。”

卧铺票大姐说道味道,还回味了下,舔舔嘴,真好吃,真香。

晚饭前,孩子们一人吃了一个苹果,还每人给家里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分了小小的一块。

一家人都尝到了美味的水果。婆婆狠狠的夸赞了一顿儿媳妇,不错,她就喜欢看孩子们大口吃东西的样子。

这边许媛媛买完票,走着去了火车站不远的地方,靠近郊区的一处黑市。

那地方黑市比较大,是个废弃的宅子,以前是户有钱人家的宅子,一起火灾以后,宅子就荒废了下来。

在民国时期这里就已经是黑市,香城人大部分都知道这个地方。

许媛媛找个僻静的地方伪装好自己,还特意换了外套鞋子。一个人扎进黑市,到处转悠。

黑市里,什么牛神鬼怪都有,许媛媛转悠完一圈,就离开了。

老套路,看了一圈有什么,价格几何,买了一些海鲜,空间里海鲜少,要吃海鲜只要外面有的买,她尽量在外面买。

不管在任何时候任何城市,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黑市先了解商品了解价格。

知己知彼,才能撒谎。

出来的时候,背着一个能装百十来斤物品的蛇皮袋。里面装了有水果,还有两袋孕妇喝的奶粉,还有海鲜。隔壁市就有海岸线,能赶海有海鲜,在香城也有海鲜的配额。

正规渠道能买到海鲜,黑市就更多了。只是价格贵一些,去瞅,平时能吃海鲜的人家,多半是到黑市买的。

正规渠道的海鲜,一上市就卖没了,哪里能时常买到。

回到哥嫂家里,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来不及做饭,许媛媛从空间里拿出来邹放做好的,打了两个小菜,还有一个荤菜,红烧排骨,装了两盒,还有糙米饭两大份。

加紧朝钢铁厂去,先给大哥送,然后给嫂子送,。药厂宿舍就在药厂的侧后方。

许媛媛小跑着过去钢铁厂,在门口时,正好钢铁厂刚刚下班,许媛媛早早的让门卫室大爷通知车间的大哥。

米建国小跑出来,“媛媛咋来了?”

“送午饭,我走了还得去给嫂子送午饭。”

没有多余的言语,许媛媛转身小跑着离开。

一路去到药厂,还遇到嫂子家隔壁是邻居带着她进去,找到正在食堂排队的王萍。

邻居刘嫂子大喊,“王萍,王萍,别排队了,有人给你送饭。”

排队的王萍回头张望,谁啊,给我送午饭。

“这边,这边。”刘大嫂挥手招呼着,她还要去打饭。

王萍看到许媛媛才恍然想起,家里还有一人。

一时之间还真没有想起来。结婚后,家里就他们两口子,没有第三人,一时反应不过来。

“嫂子,我做了点饭菜,看着时间,先给我哥送去,然后再给你送。你拿着,我也要回去吃饭。”

“啊,谢谢哈。”王萍蛮喜欢眼前的小姑子,是个勤快的。

“不谢,我先回去了。”许媛媛没有多说什么,见嫂子接了饭菜,赶紧转身就走。

回到家里,在厨房放了一袋糙米,十斤左右。

坐在客厅,一个人吃了一碗饭,擦擦嘴,帮助家里搞搞卫生。

只是,她不知道在厂里吃午饭的夫妻俩见到一盒糙米饭一满盒菜,吓到了。妹子这是从哪里弄的排骨,还有味道还特别的好。

夫妻俩吃的舒爽周围的人就吃了个羡慕。

有些女的羡慕的说道,“小王啊,你小姑子吃喝在你家,她有没有说要交伙食费?”

挑事的来了。

王萍淡笑,“媛媛说了要给,我不要。一个小姑娘能吃多少,这不,我不要她交伙食费,媛媛也不争执,但是她知道好歹,我家一向不买糙米,看来应该是她买的,看来是去找她那些一同下乡的知青一起回来的几个换的。

昨晚就说了,她同学家里能用粮票买到糙米。今天上午就迫不及待的去买了回来。我家小姑子性格就是这样,我说不要伙食费,她也不会推辞假模假式的硬要给。

但她不会让我们做哥嫂的吃亏,总会想办法从别的地方贴补。兄妹间就得这样,不要假模假式的推三阻四,那样反而不好。”

王萍说的时候,隔壁的邻居刘嫂子“噗呲”笑道,“是呀,小王的小姑子性格不错。人也大方,可不是那小气的人,你别挑事儿。”

昨天三楼的孩子可是狂欢了许久,都得到了小王的小姑子送的糖果,每个孩子一小把,不多,但也有五六个水果糖。

有些孩子多的,得了快二十颗糖,就她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得了快二十颗糖。

因为是隔壁邻居,两个孩子嘴巴子甜,米媛媛抓了三把糖果给自家孩子。

得了人好处,她当然得帮着说话,再有在她看来,米媛媛确实人还可以。

知道给哥嫂做午饭送来,哪怕是刚开始刷哥嫂的好感,那也不错了。

总比那些懒死人的大姑子小姑子强多了吧。至少人家还知道做面子功夫,比自家那糟心的小姑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想起自家的小姑子,刘嫂子一肚子的气,狠狠的咬着窝头,使劲的咬。

“我说什么了,怎么就挑事了?”挑事的女同志咬一口黑窝头,撇了眼刘嫂子,顶了一句。

“好了,你没有挑事,吃吧。”刘嫂子想起了自家那糟心的小姑子,心情抑郁,不想打嘴巴子杖。

五点下班,一群人下班,走近就闻到了一股子菜香味,“啊,咱这栋楼,谁家做的好吃的,闻着是排骨味,好香啊?”

一位男同志鼻子灵的很,立即闻到是排骨的味道。

“你是狗鼻子吧?”身边的人问道。

“嗯,自小就鼻子灵,我没有闻错,一定是排骨的味道。”

那人也不理身边人的调侃,自小不少人说自己狗鼻子,他早已习惯了。

王萍心里猜测是自家在炖排骨,中午她就是吃的红烧排骨,那排骨上一坨坨的还有蛮多肉,可比他们在食品站买的排骨肉多多了。

加快脚步,快速的爬楼。

台阶坡度平缓,上楼也不太累。

上到三楼,香味更加的浓郁,她敢肯定一定是自家小姑子在做饭。

哎呀,小姑子回家的日子,她可是舒服了。难得清闲几天。

五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做了五天的全职保姆,家里洗洗刷刷,晒晒,做做饭。

许媛媛住在哥嫂家里,不愿意被人嫌弃,做做家务,算是一种回报吧。

等下南下去沪上的火车,这是帝京去往沪上的火车,途径香城。

许媛媛上车找到自己的下铺,直接躺床上不动。

随身就带了一个大的双肩行李背包,卸下包包放在头顶,躺着。

她走了,家里的哥嫂无比的想念她,没有人做午饭,没有美食,心里有小小的失落。

第二天的晚上,抵达沪上。出站直接坐车去了市中心,找了一家不错的国营招待所,开了一间带卫生间的单人房。

夜晚,早早睡下。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九点,才慢慢爬起来。

淮国旧不急着去,周围四处转转,来了一趟还得去趟附近不远的苏市杭市,还有金陵城也得去一趟。

时间够,早上去了隔壁的国营饭店吃了生煎包。

还吃了一碗小馄饨,味道不错。

沪上与帝京是风格完全不同的两座城市。

沪上更加西化一些,不少西方建筑的元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