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5、105 动机【二更】

这天入夜后,气温骤降了十度。

冬至,真正是凛冬将至。

落叶仿佛也听到了岁末的号角吹响,一夜之间就飘零殆尽。

深夜睡不着,唐泽豪干脆端着一壶热茶,坐在自家的阳台上看夜色。

一眼望过去,只见花园小道上亮起了一盏盏霓虹灯,南山人工湖上倒映着远方的白塔。光影参差斑驳,这才是城市的夜。

俗话说一岁一枯荣,他也明显感觉到:自己这一年更加衰老了。

在他对面,年轻的林学巍也目视着前方,他的眉宇之间一丝皱纹也没有,这才是真正风华正茂的三十而已。

唐泽豪明白:对方身体内的年轻活力、朝气蓬勃,是他用亿万家产也换不回的东西。

与此同时,他也在林学巍这张清隽的脸上,看到了当年挚爱的影子。

人老了就容易回忆过去。如果要问:他唐泽豪七十年的辉煌人生中,最遗憾的一件事情是什么?那必定是他当初没能坚持与最爱的女人在一起。

他曾经有个小小的青梅,是自家保姆的女儿。

她叫阿岚,出生于某个江南小镇。阿岚是个典型的水乡女子,烟雨姑苏的俏丽与多愁,仿佛都凝聚在了她的一双剪水双瞳中。

阿岚的妈妈在她五岁的时候,带着她来到了唐家当保姆。从此以后,他的人生中多了一枝永远不能忘怀的青梅。

但,爱情是抵不过家财万贯的。毕竟,他是唐银行长家的长子,他生来就要娶一位地位尊贵的名媛为妻,这才叫门当户对。

所以,他只能牺牲掉了心中的挚爱,告别了阿岚,娶了一位世家的小姐为妻。

结果,在他迎娶新娘的同一天,阿岚忘却不了这段情,于是投河自尽。

这样一来,阿岚用最后的死亡,给他的心上了一道深深的枷锁。

他和妻子的婚姻,始终只是一场敷衍的表演。他知道自己爱着的人是阿岚。

后来他年过三十,终于慢慢走出了阿岚之死的阴霾。

而当他以为自己会忘记阿岚的时候,居然遇到了一个酷似阿岚的姑娘。

那姑娘姓林,他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大吃一惊,以为是阿岚回到了阳间。

他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失态了,紧紧抓住了她的胳膊,颤抖着声音问道:“……阿岚,你,你终于肯回来看我了吗?!”

陪同的徐文海看到他的模样,哈哈大笑道:“唐老板,你认错人了吧?她是我店里的女服务员林晚梅,不是什么阿岚!”

倒茶的林晚梅局促地抽回了胳膊,连看也不敢看他一眼:“先生,我不叫阿岚……”

“哦,是我认错了人……”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道怎么可能有人借尸还魂。

再说了,阿岚的葬礼是自己亲手操办的,他还背着妻子和父母,悄悄把阿岚的骨灰埋在了自家的陵园里。

因为在他的心目中,阿岚虽然无名无分,却早已过了唐家的门。

徐文海却不识时务地开始催酒,“没关系,这认错了人也是一种缘分……这样,小林你就负责陪唐老板喝酒!要不醉不归!”

……

当晚,林晚梅的模样,让他想起了阿岚。

而他只有借酒消愁,才能忘却这枝陈年青梅在心头凝结的伤疤。

徐文海在生意上有求于他,所以陪着他一道喝酒。

他们喝到很晚很晚,那是他在外面谈生意期间,喝的最醉的一顿闷酒。

后来,徐文海说天色不早了,他这样醉醺醺回家,肯定会引起妻子的不满,所以就让他去了徐家别墅休息一夜……

徐文海的别墅在名湖小区里。那天晚上,他第一次走进这个小区,也是最后一次与林晚梅见面。

后来,他醉醺醺地进了房间,似乎在梦中再次见到了阿岚,他诉说着自己十年来的思念与爱。然后,他忍不住和她缠绵在一起,想让挚爱的阿岚再也不要离开自己……

后来,天亮了,梦却碎了。

他狼狈地爬起床,这才看清楚这女人不是阿岚,而是那个服务员小林。

徐文海给自己下了套,那酒中有催.情的迷药。他知道中了计,徐文海是利用了他对阿岚的感情,让他把持不住……

而这,本是他心中最神圣不可侵犯的一段初恋,却被这样玷污糟蹋,不可饶恕!

他忽然很痛恨自己的大意,同时也痛恨起这个叫林晚梅的女人——他的阿岚原是不可替代的一段皎洁白月光,林晚梅勾引他主动摧毁了这种感情。

徐文海就这样拿捏到了他的把柄。

事后,他怒气冲冲地质问徐文海:你到底要做什么?!

徐文海居然恬不知耻地回答道:“唐老板,我看您昨天晚上寂寞难耐,才让小林进去陪您的……这样好吧……您是这个工程项目投标的主要负责人……就当给我一点面子,我就帮您打发了小林……”

没办法,他只好答应了徐文海的要求,将一块上佳的地皮以超低的价格割给了徐家,权当是当做这个荒唐一夜的封口费。

签订合同后,徐文海果然帮他打发了那个小林。事后,他也没再惦记过林晚梅,甚至很快就忘记了这荒唐的一夜.情。

但没想到的是:一年之后,徐文海忽然打了个电话过来报信儿,“唐老板,之前那个陪您喝酒的小林,她居然生下了您的孩子……还是个男孩儿,您看这该怎么办?”

听到徐文海说这话,他顿时气得大骂起来,“混蛋!你问我怎么办?我当时不是叫你搞定她的吗?!她怎么会生我的孩子?!”

徐文海十分厚脸皮道:“……唐老板,这真不好意思,我以为拿钱就可以打发走林家人。没想到这姓林的父亲不是个善茬,他坚持要女儿生下了这个孩子。您就跟我说一句,您到底想不想要这个孩子?”

他毫不犹豫道:“我自己有亲生儿子,不需要个私生子!”

当时,他的儿子唐凯已经五岁大。凯凯是他和父亲都指定好的接班人,他是万万不可能这时候去认什么私生子。

徐文海挨了他的一顿痛骂,赶紧赔不是,“唐老板,不好意思,是小弟我做事不牢靠。小弟我给您道歉。您放心好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保证您没有后顾之忧……”

就这样,他挂了电话。内心深处,他甚至宁愿徐文海弄死这个私生子才好——这样才能永永远远免除后顾之忧。

后来,徐文海回电话说搞定了,他就再也没有想过这件糟心事。

眼不见心不烦,权当安慰自己说:什么都没发生过。

……

可,有些事情不是逃就能逃掉的。

祸福无门,唯人自召;因果循环,注定都是报应。

他逃了二十年,终究没有躲开自己的另一个儿子。

林学巍,他有着酷似他母亲林晚梅的姣好容貌。打从他第一次看到他开始,心里就明白了:这漂亮而体面的年轻人,就是他从未在意过的那个私生子。

只不过,当时林学巍来找他,并不是来唐家认祖归宗的,而是谈出卖陆家的条件,“唐老板,陆华涛的商业间谍名单在我手上,怎么样,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

他这才知道:原来陆华涛花了三十年的时间,潜心培养了一批商业间谍。

一来,陆华涛指望这些走狗帮陆家的子孙们保驾护航;

二来,他想从中提拔出一个天才杀手来,帮自己灭掉韩韧及其他的竞争对手。

——而林学巍就是被陆华涛选中的天才杀手。陆华涛在他身上的所有投资,都是为了让他成为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

但是,林学巍不愿意当陆家的走狗。甚至十年前,他就打定了主意:与其给陆华涛卖命,还不如投靠唐家。

同样是那一年,韩韧和周丰菱合作,二人一举拿下了本市30%的房地产开发权,甚至重新占领珠宝市场,逼得陆家不得不低头。

加上陈年的宿怨积累起来,那时候,陆华涛的杀心再也忍不住了。于是,陆华涛将灭掉韩韧的任务,提前交给了林学巍。

但没想到:当时区区21岁的大学生林学巍,居然踌躇满志地答应了下来。并且说:只要给他一年的时间,就足以灭掉韩家。

就这样,林学巍开始组织诺亚方舟计划,招募到了其余11个生肖替自己卖命。

而最后一个生肖“猴”的名额,林学巍秘密给了他,理由是:“……唐老板,我想让你看看我的能耐,这是我跟你合作的诚意。”“毕竟比起陆华涛来,我更看好你的唐家。”

“为什么?”

当时,他对这孩子没有半点父子情谊,只有一些商业上的好奇。

“因为陆华涛的两个儿子都是笨蛋。陆家的明天,肯定要毁在他们二人的手中。”顿了顿,林学巍信誓旦旦道:“相比较而言,你的儿子唐凯还算个聪明人。我考察过他的商业手段,算是得了你的几分真传。”

“哦,那你投靠唐家,想要得到什么好处吗?”

他知道林学巍肯定是无利不起早的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