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番外 迟来的番外

七月半,鬼门开;阴兵借道,万鬼出;黑白无常,阴差现;生人退避,死物散。

凌晨3:18

万城市公安局。*********

“你好,这里是万城市公安局东阳分局,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值班接警员照例接通了报警求助电话。电话另一头立刻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女声,还有巨大的电流声,似乎信号不太好,那女声语气十分激动,声音歇斯底里、语无伦次很明显正在遭遇什么人的追赶或者看到了什么,让她极其惊恐的东西,以至于说出来的话毫无逻辑。

“救我!求求你们.....我不想死!救.....救救我!育......育才.....杀人!鬼.....”

“嘟嘟嘟嘟一

电话突然挂断,接警员意识到事情的不对,立刻拨通了值班队长祁政川的办公室座机电话。

祁政川,31岁,万城市公安局史,上最年轻的刑侦大队长,恐怖的破案率市局刑侦大队一把手的位置,不过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不值得,因为他干出来的事看着真的很不靠谱!

“我是祁政川,什么事?”祁政川接起电话道。接警员赶忙把刚才的事复述了一遍,又说:“队长,报警人没有说出具体的位置信息,而且电流干扰声很大,我怀疑那应该是在郊外某个信号不好的地方。”

“知道了,我马上下来。”祁政川挂了电话,顺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风衣外套就急匆匆下了楼。

“除了刚才说的那些,还有没有其他信息?”祁政川一边穿外套一边朝旁边的接警员问道。接警员想了一下,又皱了一下眉,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说。

“别浪费时间,有什么话赶紧说。”祁政川看出了他的犹豫,不满的催促道。毕竟人命关天的事,他少说--句话可能就会要了一个受害者的命,这种事情自然马虎不得。

“我听到报警人最后说的一个字好像是‘鬼’。”接警员如实说道。

“知道了,我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说完祁政川拎着车钥匙就朝不远处的车库走了过去,路上还打了个电话。

“哪位?”一个沙哑的男声从电话里传来。

“我,祁政川。”祁政川戴上蓝牙耳机,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

“怎么回事?我睡觉呢.....”那人说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听起来很困。

“先别睡,有事问你,起来帮我查一下郊外有没有哪个叫做育才的地方。“祁政川道。

“我说祁队长你大半夜去郊外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那人听着汽车发动的声音,不忘调侃道。

“少废话,快点,爷出现场呢,正是重要线索,我怀疑那地方很有可能出了命案。”祁政川盯着前方,语速很快。

“得,等我一下。”电话那头的人动作很快,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就把祁政川说的这地方查了个透彻,带着困意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育才是一所建在郊外的学校,全名叫做高才书院,距离市区大概有200多公里,附近都是山和原始森林,不好找。”

“什么学校要建那么偏僻?”祁政川问。

“我看一下啊......找到了,这所学校不是什么普通的初高中也不是公立学校,而是由几个金融机构的负责人合资创建的私立学校专门管理一些网瘾少年或者是青春期叛逆的少男少女们的学校,我查了一下,这所学校的负责人都没什么,前科,都是干净的。”z4

“知道了,先挂了,回头再说。”挂了电话,车子正好开出市区,祁政川把导航打开,搜索了一下高才书院,还真让他搜到了,不过那地方是真的偏僻,仿若与世隔绝,三面环山,只有一-条简易浇筑的水泥路可以进去,路很窄,开车只能勉强通过,而且还坑坑洼洼的,十分不好走。祁政川开着辆黑色路虎小心翼翼的在这条洼路上走了一个多小时,也只是开出了不到二十公里,好在离目的地也不算太远了,还有十公里左右就能看到学校门口。

祁政川一边开着车,一边开始哼着不着调的歌,由于这条路上人迹罕见,祁政川把远光灯给打开了,谁知道车灯刚打开就把他吓了一跳,他急忙踩下刹车,身子不由得往前倾去。

他看到,在距离车头正中央不到两米的地方站着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长发飘飘,身穿长袍古装的男人,那人透过车窗的玻璃就站在马路中间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卧槽.....这是人是鬼?”大半夜的一一个身穿古装长发飘飘的人突然出现在深山小路上,这要是普通人估计早就被吓得背过气去了,好在祁政川心理素质比较好,刚开始也只是吓了一跳,随即马上就冷静下来了,他把远光灯关了,改成近光灯,这才看清了那人的样貌。好像是个人。

祁政川胆子不是一般的大,立马摇下车窗就把头伸了出去,朝那人喊道:‘有事没事?大半夜的不要站在马路中间吓人,赶紧回家睡觉!"人听到他的声音眼皮子动了动,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这下祁政川已经断定了这小子是个人,他身,上的阳气很明显,三盏阳火都还在。既然是人,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祁政川开门下了车,彻底把这人的穿衣打扮外貌发型看了个清楚。

一头墨黑色的长发用白色的发带高高束起,一身雪白的道袍穿在身上,被风吹得衣摆翻乱,剑眉星目,高鼻薄唇,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与世隔绝的淡漠气息。这人给祁政川的第一印象就是仙,就像仙侠小说里那些与世隔绝在深山老林里修炼的仙人一一样,出尘不染。就是比他矮了一个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