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留坝老街

弦绷得太紧,易断!人太累,易怒!

在忙碌与情绪崩溃的边缘行走,总归是一种亚健康状态,而最好的药方子,便是劳逸结合。

周末,小兮约着同事兼好友王兰,自己开车带着孩子们去留坝老街玩耍,没有叫王康。

临出门前,孩子们几遍问小兮:“要不要带上爸爸?”

小兮都坚决的回答:“不带。”

当孩子撒娇般哭着要带爸爸同去的时候,小兮也撒娇般告诉孩子们:“要带爸爸去,我就不去了。”

能感觉到爸妈这几天闹别扭的孩子也不再勉强,陪着小兮高高兴兴去了留坝。

开玩笑,小兮去留坝是散心的,带着老公还散什么心,不纯粹是给自己添堵吗!

地处秦岭南麓腹地的留坝县,只有不足五万人口,从汉中市区出发走高速,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那里山清水秀、风景如画。

但让小兮最着迷的,却是留坝县城那宛如世外桃源般的慢节奏生活。

在留坝,花草绿色是主人,而人只是这绿色里的点缀。

街上没有几个人,小兮和王兰并肩在街边散步,孩子们跑笑着闹成一团。寄情于山水,在这里放养人生,之前大的过不去的烦恼和郁结,在这里看来,都像是一种生在福中不知福的矫情。

人生太安逸,就会在“作”里产生种种苦恼。

小兮想起上次和上下铺的姐妹们一起来留坝,想起燕子的离去,再想想娘家一摊子的事情,再想想和老公之间已经冻结成冰的夫妻关系......悲伤有、烦恼有、委屈有,可似乎都没有之前那么严重和煽情。

在老街上的饭店里吃饭,孩子们依旧打打闹闹,好不热闹。感受到窗边时不时瞟过来的幽怨眼神,小兮注意到窗边的餐桌上,两位青春的女孩周身沐浴着恬淡的气息,一个翻看着书,一个耳朵里塞着耳机,满脸的陶醉被孩子们的喧嚣染上了一丝不满的情绪。

小兮羡慕她们那般青春的年纪,小兮羡慕她们心不染尘的浪漫情怀,但愿未来的生活能够善待她们,让此刻的恬淡冲淡生活沟沟坎坎里升腾而起的怨气和戾气。

小兮突然记起红楼梦中贾宝玉说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他还说:“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当周瑞家带着司棋离开大观园时,贾宝玉恨道:“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

为您推荐